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外 >
栏目列表

硅谷能否拯救世界?

来源: 作者: 发表于:2013-07-24 08:32  点击:
副标题#e# 对控制华尔街IPO还不满足,硅谷的企业家们正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运用科技赋予的技能来应对全球贫困。为何不呢?每个孩子拥有一台笔记本民间组织给孩子们分发了电脑,大家能够用既廉价又受孩子欢迎的电脑,查阅可汗学院(由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

对控制华尔街IPO还不满足,硅谷的企业家们正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运用科技赋予的技能来应对全球贫困。为何不呢?“每个孩子拥有一台笔记本”民间组织给孩子们分发了电脑,大家能够用既廉价又受孩子欢迎的电脑,查阅可汗学院(由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创立的一家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免费的数学讲座,谁还需要担心复杂的教育改革呢?在每个角落,拥有一个能够发电的足球灯,谁还需要燃煤电站、输电线呢?如果动动笔,抄抄发达国家外包的牙科病历,就连难民营里的人都能够谋生的话,谁还需要制造业或者需要出口货物的道路及港口系统呢?难怪最近TED演讲中最流行的主题就是打破数码时代中不切实际的改良密码,数了数,仅仅是关于非洲与非洲发展的主题最近就有100个。

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在2003年的一次讲话中,曾要求硅谷的企业界大亨放眼国外,敢于将硅谷中“卓越的活力和创新能力,带到发展中国家去。”加利福尼亚州的新旧大亨们都被召唤起来,接受挑战。其中最著名的当数微软创始人,技术慈善家比尔•盖茨和他妻子,梅琳达,他们每年捐赠大量资金,用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作为支持,致力于根除小儿麻痹症和蟠尾丝虫症,帮助非洲和南亚的农民增加收入。其他大亨则选择更为明确的福音主义甚至近乎于乌托邦主义的方式来资助。2011年金融家鲍勃•金捐赠一亿五千万美元,资助斯坦福创新学院发展中国家经济课题,“旨在通过创业与创新,改变大规模贫困人口的生活。”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前美国国务院官员、现谷歌智库“Google Ideas”主管贾里德•科恩在合著的新书《新数字时代》中预言,目前全球尚有50亿人尚未加入互联网大家庭,而这些人的加入将加速发展。他们写道:“在效率和生产力方面的收获是深远的,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那里技术落后,政策不利,长期以来阻碍了经济增长和技术发展。”施密特甚至大胆预言,到2020年时,全球所有人都将过上“联网生活”。倘若他和科恩关于连通力量的预言是正确的话,贫穷国家在未来的几年内就会消失。

科恩与施密特的《新数字时代》是一本反劳工运动的书,与其视角相反的是X大奖创立者、企业大亨彼特•戴尔蒙蒂斯与记者史蒂文•科特勒所著的书《富足:未来比你想象的更好》。书中写道:“科技拥有明显改善全人类生活基本水平的潜能,现在人性也进入了一段彻底改变的时期。在一代人中,那些曾经只能提供给少数富人的货物和服务,将会提供给所有有需要的人们,每个人都富足的梦想,近在咫尺。”待到那时,现在硅谷许多新兴的对抗贫困机构,纷纷效仿那些以盈利为目的同行的全球野心,这一点也不足为奇。就举一个例子来说,位于帕洛阿尔托的>Nuru国际在官方网站上自称,它的培训模式以及为当地领导者的装备是“首个旨在终结偏远农村地区极度贫困,从而达到自谋生活、自我衡量,全面发展的模式”,可每年来自“硅谷天使投资人”的捐款只有300万美元。

当然,科技已经深刻地改变了许多世界最贫困人口的生活。想想天花疫苗(已经挽救了数亿条早逝的生命),捐赠的近70亿部手机,收音机,甚至是普通自行车,就能明白科技到底改变了什么。毫无疑问,新科技巨头们,已经为曾经长期被官僚、预算专家和经济学家控制的领域,带去了许多非常需要的精力、创意和资金。施密特的谷歌早已为发展和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例如,一些非洲城市街道的清晰的电子地图。

可是,企业家精神,甚至最先进的科技,只能帮到这儿了。过去200年以来,所有的技术革命并没有彻底消除全球贫困。世界上有超过一半人口的生活标准仍低于每日4美元,有24亿人低于每日2美元。而这就在十年前极端贫困最大幅度下降之后出现了。此外,仍有许多人每年死于那些容易治愈,可预防或可治疗的疾病,比如:腹泻和肺炎。他们的死并不是因为科技的落后,通常,也并非因为没有钱看病。他们的死仅仅是因为家长们不遵守一些像洗手,这样简单的卫生行为,政府部门无能或没有提供基本的水源和卫生设备,以及专制的移民入国限制,阻止了穷人前往有更好发展机会的地方。

抱歉,即便是装有最酷应用的iPhone,也无法将这些改变。

有帮助
(0)
0%
没帮助
(0)
0%